「通姦」在法律上泛指出軌、外遇、婚姻出現第三者。近年來通姦除罪化的議題時常浮現,法律界的討論也行之有年。那到底通姦法律是如何規範?會有何種處罰呢?通姦除罪化是應該還是不應該?正反方都怎麼說?背後的精神是什麼?就讓85010來說明。


通姦法律規定:通姦人跟小三/小王都應受罰,但可撤回對通姦人的告訴

目前我國刑法(註一)規定,有配偶而跟別人通姦的話,通姦的本人(也就是通姦者)以及與之通姦的小三/小王(也就是外遇對象、相姦者),都處1年以下有期徒刑。但通姦者的配偶可以撤回對通姦者的告訴,也就是只對外遇對象提告。(註二)

(延伸閱讀:你知道嗎?其實你想像中的通姦不一定會成立通姦罪喔!

通姦為什麼要考慮除罪化?因為有違憲的疑慮

因為太太原諒老公機率比較大,之後也比較容易撤告,使得實際運作的結果變成女性(相姦者)受判決機率比較大。從這個實務上的結果,有法官認為,通姦罪可能有違憲的疑慮,因此請求大法官解釋。

因為太太原諒老公機率比較大,之後也比較容易撤告,使得實際運作的結果變成女性(相姦者)受判決機率比較大

通姦除罪化的討論重點:通姦法律本身、可撤告但書、過去的釋憲


在討論通姦除罪化的憲法法庭上,有3個核心的討論重點:


1. 上一次關於通姦除罪化的大法官釋憲內容(註三),適不適用於社會現況?需不需要調整?

2. 通姦罪的規定與刑罰,目的是什麼?有沒有成功維護或反而侵害人民權益?審查基準有沒有問題?有沒有幫助達成目的?

3. 可只對配偶撤告的但書,目的是什麼?有沒有成功維護或反而侵害人民權益?有沒有幫助達成目的?


以下針對這些重點,分別說明正反方的意見。

通姦除罪化重點一:大法官釋憲:不適用 v.s. 適用


以前的大法官釋憲認為,婚姻是養育子女、維繫人倫、家庭、社會功能的重要制度,而不單純是個人權力的展現。通姦這個行為會嚴重影響婚姻,因此為了保護婚姻制度及其神聖性,立法將通姦定罪。


支持通姦除罪化者(以下稱為「正方」)認為,在同婚合法化的釋憲(註四)之後,社會共識的婚姻制度重點,已經從以往的「社會責任承擔」轉變為尋找伴侶來共同生活、建立人格的「個人自由」。因此以前的大法官釋憲已經不適用於現在的社會。


而不支持通姦除罪化者(以下稱為「反方」)則認為,反對廢除通姦罪的民意仍然是多數,台灣的家庭婚姻形式還沒有明顯的變遷,所以以前的大法官釋憲仍然適用。


通姦除罪化重點二:通姦罪法規本身


通姦罪不會強化社會規範、嚇阻作用有限 v.s. 通姦罪可強化社會規範、有嚇阻作用


通姦罪法規的原始立意,可能是基於通姦發生之後,將可能使家庭受到損害、產生子女的教養問題。而通姦法律的存在,則能對可能通姦與相姦的人產生嚇阻作用。


正方」認為,實際上影響婚姻的原因眾多,並非只有通姦,甚至通姦可能是婚姻、家庭出現問題的結果,而不是原因。


另外,通姦最大的強化社會規範及嚇阻作用,其實在於通姦行為曝光之後,必定對當事人的婚姻家庭、社會地位產生重大的負面影響。但這個嚇阻效果跟通姦「罪」本身沒有直接關係。舉例來說,韓國在2015年宣告「通姦罪」違憲之後,離婚率沒有產生明顯變化、甚至微幅下降,可見「通姦罪」對通姦行為嚇阻效果非常有限。以嚇阻來說,在通姦的例子中,可能民事賠償已經有足夠的嚇阻力道。


反方」則認為,通姦罪是社會規範的展現,可以增維護婚姻、家庭制度,強化婚姻神聖性,並有保護弱勢和下一代的功能。刑事處罰通姦罪,能夠安慰被出軌者,也能對小三或小王有威嚇作用。

(延伸閱讀:對方出軌該原諒他嗎?原諒之後還可以離婚嗎?

通姦除罪化重點三:對配偶撤告但書

對配偶撤告但書:刑罰權不公平、規定死板 v.s. 刑罰權不公平可修正、規定有問題可修正

對配偶撤告但書的立意,應是希望夫妻早日脫離訴訟重修舊好,因此可以只對配偶撤告。


正方」認為,可以對配偶撤告的但書,有可能使刑罰權不公平、女性較容易被判,法律的訂定應避免如此。而且雖然但書是為了幫助夫妻間重修舊好,但實際上遭到背叛的人,很容易擔心最後自己還是選擇原諒,加上可以撤告,就先告再說,使「夫妻相告」的傷害更容易發生。如果只想追究小王/小三,卻不想離婚,也還是要先告再撤告,規定死板,使得實際上幫助夫妻重修舊好的作用不大。


反方」則認為,如果認為只對配偶撤告時,對小三/小王有刑罰權不公平的疑慮,可以修正此但書。同樣的道理,通姦罪並非壓迫女性的法律,目前通姦罪可由任一方提出,並不如其他國家有女性不得向男性提告的不公平現象。如果因為部分案件有不公平,那應該個案處理。因此但書可以修正,但跟通姦是否除罪,應該沒有直接的關係。

事實上無論通姦是否應該除罪化,其立意都是為了幫助婚姻關係的理想和諧。也就是,無論是哪種立場,都是在為所有夫妻的婚姻關係努力

通姦除罪化正反方論點整理

1. 正方:婚姻重點已從社會責任轉為個人選擇,通姦罪嚇阻作用有限、也並非婚姻家庭失和主因,對配偶撤告但書也有不公平與死板疑慮,故通姦應除罪化。

2. 反方:目前婚姻制度跟以往相比沒有太大改變,社會對通姦之共識也是如此。通姦法律之存在仍有助於維繫婚姻、家庭、人倫、社會制度,但書可能有些問題,但可修正但書,而非將但書有問題當作通姦應除罪化的理由,故通姦不應除罪化。


事實上無論通姦是否應該除罪化,其立意都是為了幫助婚姻關係的理想和諧。也就是,無論是哪種立場,都是在為所有夫妻的婚姻關係努力。如果對通姦除罪化、通姦法律還有任何問題,也歡迎使用85010的線上line免費法律諮詢服務!



註一:刑法第239條。

註二:刑事訴訟法第239條。

註三:2002年,釋字第554號。

註四:2017年,釋字第748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