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法第1052條第一項第5款規定,如果夫妻「惡意遺棄」對方,被遺棄的人可以訴請離婚。可是,怎樣算惡意遺棄呢?難道在離婚協商中,害怕對方作出不理性的行為所以先搬出去,算是惡意遺棄?到底離婚前先分居可不可以呢?難道被害者反而會被告?

這篇文章要告訴你的是,若有如此情況並不需如此擔心。因為,雖然民法第1001條確實規定夫妻互相對另一半有「同居義務」,但現實中夫妻分居的原因各有不同,因此法條上又特別說明「有正當理由而分居」不違反夫妻間的義務,也不構成惡意遺棄。

去法院打過「同居官司」後還不同居,才是離婚原因中的惡意遺棄


民法第1052條第一項中的「惡意遺棄」究竟是什麼意思呢?

最高法院認為,惡意遺棄要「雙方事實上沒有住在一起」並且「不願意住在一起」才算喔。[註1]

讓我們假設A、B是夫妻,一個人住台北、一個人住高雄,客觀上看起來好像違背了同居義務;但這時候A、B彼此算不算惡意遺棄,要看A、B各自有沒有拒絕與對方同居的意願。如果是因為工作關係或是其他正當理由,A、B並沒有要拒絕同居,那就不構成惡意遺棄。

但如果B打死都不想跟A同居,隱瞞自己的地址、電話不讓A聯絡,那麼B就構成惡意遺棄。當然,對方心裡願不願意很難知道,因此法院才會認為,如果夫妻之間已經打過「同居訴訟」,法院判決雙方應該同居,然而對方仍不願意依照判決同居時,才構成惡意遺棄。[註2]

因吵架、協商離婚而暫時分居,算不算惡意遺棄?

講到這裡,曾經有些前來諮詢的當事人就緊張地問「怎麼辦,我們確實分居,我現在也真的不想住在一起,難道這時候反而是我惡意遺棄,變成我是壞人了嗎?」

別緊張,法院在判斷是否構成惡意遺棄的時候還有一個但書:有正當理由而不能同居,不算惡意遺棄。而這同樣也是「同居義務」的但書規定。

舉例來說,配偶有慣性的暴力傾向、毆打行為,此時為了保護自己而離家,不算惡意遺棄;或是在共同生活中,對方施加精神上的暴力,像是污辱、恐嚇、言語上的嫌棄等等,導致人格受到嚴重損害。這時候分居,法院也認為是正當理由,不是惡意遺棄。

因此,回到開頭的疑問,夫妻失和已經在離婚協商的過程,如果對方有肢體或言語暴力,那分居就具有正當理由。而如果對方不聞不問、沒有提起離婚訴訟的話,法院的判決也認為不算惡意遺棄。[註3]

離婚的過程有時候是場長期抗戰,如果同住在一個屋簷下,可能少不了無止盡的冷戰與爭執。如果經濟能力允許,或是有足夠的親人支持,在離婚判決前就分居是人之常情,請不要害怕;只要具有正當理由就不算惡意遺棄,不會有法律責任。

離婚分析報告書



[註1]最高法院85年台上字第572號判決:民法第一千零五十二條第一項第五款所謂以惡意遺棄他方,不僅須有違背同居義務之客觀事實,並須有拒絕同居之主觀情事,始為相當。

[註2]最高法院80年台上字第632號判決:按夫妻之一方於同居之訴判決確定或在訴訟上和解成立後,仍不履行同居義務,在此繼續狀態存在中,而又無不能同居之正當理由者,即與民法第一千零五十二條第一項第五款所定之離婚要件相當。

[註3]最高法院78年台上字第1788號判決:妻與夫失和歸寧居住,久未返家,如僅因夫迄未過問而出此,別無拒絕同居之主觀情事,尚難謂為惡意遺棄。